通天论坛精准资料 www.hmtjt.com

桃花开

作者:刘镇编辑:汪忠杰发布时间:2018-12-11浏览次数:70

桃花山上桃花庵,桃花庵有桃花仙。

桃花仙人种桃树,又摘桃花换酒钱。

酒醒只在花前坐,酒醉还来花下眠。

半醒半醉日复日,花落花开年又年。

桃花山下桃花镇

放学后,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边往外跑边往书囊里塞书,朝着前面的一个年逾不惑之年的中年男子追去,并喊道:“先生先生,等等我……”手里拿着教义,腰间别着一个葫芦的男子疑惑地停下脚步,回头望去:“哦,小虾米啊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小孩追上男子后边喘气边说道:“先生……是这样的……刚才我在书上看到……看到一个问题”小孩停下深呼吸几口气后才平复,“它说生命的意义是什么,可我没看到答案,我自己也不知道答案,所以想问问先生,先生知道答案嘛?”

男子听完小孩的问题后,陷入了沉思,仿佛在追忆着什么,直到孩子试探的问道:“先生?”男子这才回过神来:“哦,刚想到点东西,来,我们边走边说?!?/p>

“你这个问题,我可以给你我的答案,但在这之前”男子停顿一下,偏头看向旁边的孩子,“你先听我讲个故事。来,我们边走边说?!?/p>

“从前,有一个小国,这里呢,也有一个小孩子,他问了一个差不多的问题,他也有一个先生,他叫他先生叫师傅,因为他的先生是教他武术,整天打拳,练剑,练剑,打拳……”

“练剑?像书上那种一声剑来!千百柄飞剑从天而来的那种?”

“想什么呢,只是那种一个动作一直不断地练个千百遍的那种,练不好还要被先生加罚,就跟你写字抄书一样?!?/p>

“这样啊……”孩子有点失望。

“不过练到大成还是可以那样的?!?/p>

“真的?”孩子一脸期待的与憧憬的问。

“真的,不过你天资平平,大概永远也达不到了”男子一脸笑意的说道,可能是想到什么开心的往事,头偏向孩子,故意压低声音吓唬他“而且练剑很苦的,每天天还没亮就起来了,直到日落。手磨破了也不准休息?!?/p>

“那我还是老老实实读书好了?!?/p>

没有理会陷入纠结的孩子,男子继续讲故事。


天霖山

    小米虾,练拳啦!

师傅,我们天天打拳练剑,练剑打拳,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?

那你想干嘛?

我想喝酒,我想成为一名???,就像书上写的那样,一篇诗,一斗酒,一曲长歌,一剑天涯。

那就好好练剑,练好了想干嘛干嘛,来,先给你尝尝酒的滋味儿。

年轻人像他师傅平时一样,仰头猛的灌了一口酒,结果咳嗽了许久,那种辣,那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感觉,半天都没缓过来。

怎么样,好喝不啦,还喝不,要不要再来一口?

这么难喝的东西我再也不喝了,休想骗我,我才不上当。

终有一日

师傅,我想下山去闯荡,长长见识。

不行,你天资平平,还是多学点东西再去闯江湖。


几个月后

师傅,我想下山去闯荡,长长见识。

不行,你天资平平,还是多学点东西再去闯江湖。


……


“可能是练剑太苦,年轻人想下山了”

“先生,然后呢?”

“然后他就真的下山?!?/p>


过了几年,他师傅大概嫌这年轻人太烦。

师傅,我想下山去闯荡,长长见识。

好吧,你天资平平,以后闯江湖要多学点东西,多看多学,少逞强,少管闲事。

师傅,你答应了?

嗯。

那我走了啊。

嗯。

我真走了啊。

嗯。

我真的真的走了啊。

师傅似乎很嫌弃的挥了挥手,反身回去了。

“这个年轻人下山后很迷茫,不知道去哪,就到处瞎逛。不久遇到了命中注定要遇到的人?!?/p>

“谁???”

“一名少女,和一个老妪?!?/p>


函阳古道,初次相识

少侠,这么看着我们干嘛?(少女旁老妪)

啊……你们也路过这啊,好巧啊。

是啊,我们还有事,后会有期了。


“然后呢?”

“后来他就和她们一起游荡江湖了?!?/p>


少侠,我们又见面了。

啊,好巧啊,你们也经过这?


少侠,我们再一次见面了。

啊,好巧啊,你们也经过这?


少侠……?

啊,好巧啊,你们也经过这?

婆婆,这莫不是个傻子吧?怎么呆愣楞的。    旁边的少女向老妪问。

少侠,要不,同行?

好啊。


“年轻人之间总是那么简单,少女和年轻人很快成为了朋友。一路上打打闹闹,倒也是不缺欢声笑语?!?/p>

“这就是江湖?”

“这本该就是江湖!”

“可是没有刀光剑影,跟书上的不一样啊?!?/p>

“你哪看的书?”男子转头看向小孩。

“先生,我是……是听说的。我家里没这些书?!焙⒆又е嵛岬?。


呆子,你是不是喜欢我?

???

是不是?

……

是不是!

嗯。

可我不喜欢你,呆愣愣的。

那你喜欢谁?

我喜欢的啊,肯定是那种剑仙,剑仙你懂吧?就是那种散发披肩,举止优雅,会吟诗作赋,会舞剑长歌,绝世风流的那种。

那我可以学啊,我师傅说我学东西很快的。

那你师傅可真没眼光。

不许说我师傅。

我就说,我偏要说,没眼光,没眼光!

哼。

……

……

喂,你生气啦?

没有。

没有生气那干嘛不说话。

说什么?

你师傅真那么好?

对啊。

怎么个好法?

……反正就很好。

呆子,你真是个呆子。

你不要……

本公主就要!


“再后来呢,这少年和少女一行人走走停停,莫名的情愫也悄然生息?!?/p>

“他们相爱了?”

“他们许下了约定?!?/p>

“哦?!?/p>

夕阳残照,桃花山巅

呆子,你说江湖有多大?

    不知道,应该是很大的吧。

    那有多大?

    大概有几十个桃花山那么大?

    这么大啊。那我们以后一起看看这座江湖好不好?

    好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呆子,呆子,快看。

    啊,看什么?哦。      少年朝着少女所指的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那片夕阳多么美好,真想时光永远停在这一刻。无忧无虑的,多好。      

可能是想到了什么美好的事物,少女脸上绽放出笑容。少年本以为相处了这么久,不会再像初次见面那样不堪,但还是不由的看呆了,果然是个呆子呢。

    这个笑容由我和我的剑来守护!        呆子心中默默决定。



“人无千日好,花无百日红。美好的时刻总是那么的短暂。没过多久,这名少女和老妪都遭到了敌国军队的通缉?!?/p>

“???为什么啊?!?/p>

“因为邻国对这个国家发起了战争,由于没有防范,敌军长驱直入,一个国家几乎瞬间覆灭?!?/p>

“那他们怎么样了?”

“只能一直逃,直到无处可逃?!?/p>


断思崖

逃了一年,还是被追兵撵上了,这天,从清晨追到黄昏,数百武器装备精良的帝国军队,结阵向前徐徐推进。前为深渊,后有追兵,已然陷入了绝境。

阿离,我们今天要可能真的交代在这了。

呆子,你后悔么?

不后悔。

嗯,不能陪你看尽这座江湖,只能来世了。

不,阿离,今世能行的,我不要等到下一世。


停,弓箭手列阵准备,射!再射!

长枪兵列前排,步兵侧翼回旋,鱼鳞阵法压进

挡下了几波剑雨,但身上已负一箭,女子也身中数箭。少年拔出身上的箭矢,紧密注视敌阵变化。

阿离,和我一起我突围。

呆子,这么多人,跑……跑得掉么?

相信我,一定可以的。

答应我,以后好……好好活下去。

感到女子说话声音越来越弱,年轻人的目光这才从警惕前方敌阵,转到身后。

答应我!哇……       (女子口中溢出鲜血,倒入年轻人怀中)

阿离,坚持住,我们突围出去了,马上去找大夫,不会有事的。

答应我!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气息越发虚弱,而目光却越发坚定,紧握着他的手)

好,我答应你。

语罢,素手坠地。

    冷月芊芊,滑过指尖,

飘洒一地的从前。

往事翩翩,在我心间,

        化作繁星点点。

    美丽瞬间,夕阳之恋,

    那年桃花山上桃花庵。

    浮生如烟,清晰可见

    只愿化为万万千。


剑来?。?!

这个年轻人喊出这两个字,漫天飞剑应召而来,随着他手掌向前的方向,急掠而去。顷刻间,破敌数百。年轻人也力竭跪倒在女子旁边。握住她的手,一脸狼狈的惨笑。

阿离,看来我又要失约了。放心,来世我……我还会去找你,到时候不要叫……咳,叫我呆子了好不好?

最后深深看了一脸女孩的脸,仿佛要将其印在灵魂之中,怕会忘了。最终昏迷倒地。

一名步兵冲上前去,准备给这个杀害了他近两百同袍的异端最后一击,举刀,劈下。紧急关头,一柄飞剑自天边而来,将这个士兵钉在原地。

快结阵御敌!

语音刚落,一名剑仙御剑而至??戳搜勰昵崛?,知道并无生命危险就放下心来。向前方厉喝:

退下!

弓箭兵,射!

哼!

剑仙冷哼一声,向前一剑横扫而出,箭矢悉数击落,残余剑气震倒前方大部分士兵。

退下!


见此情景,将军沉默不语,似乎在下一个艰难的决定,他需要为手下的兵负责。 沙场对敌,唯有一战而已,可这仙人之争,打还是不打?副将看将军犹豫不决,上前:

将军,我只是个小兵,但自从跟了将军,我才有了尊严,和你在一起很危险,每次冲在

前头,脑袋总是别在裤腰上。但你从没让我丢过脸,因为我们旗帜上写的那两个字!今天我们要是退了,那可真是没脸回去了,想想同僚们会怎么说,他们都会知道我们八百个热血男儿给一个人,一个敌人,让路了。这是八百个懦夫,不配拥有那旗帜上的两个字!

可这样你们都会死的,怕么?       (目光环顾四周)

怕死!更怕屈辱的活着。

各种回答响起,最后化为一道相同的声音,震耳欲聋。

将军,战吧。

将军,战吧。

将军,战吧?。?!

那便,战吧。


剑仙见此情形,有些动容,但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我听说过你们两军对垒的基本礼仪是全力以赴,以自己的最强之态来迎接对手的挑战接

下来我会用我最强的剑招来尊重你们这支大泉军队。

    众将士听令,亮剑!

    将军根本不理会这名剑仙的话,直接拔剑,遥指。一众士兵纷纷举剑向敌人冲去,明知

此行注定一死,就如飞蛾一般,义无反顾,前赴后继的冲向那黑暗中的一点光明。剑仙身体

在空中沉浮,身旁气场呈波纹状以其为中心向外散发,宛若神明。

    万剑归宗!

    无数无形无质的飞剑在空中盘旋,在军队中纵横穿梭。不过一时半霎,军队近乎全部阵

亡。转身背起少年、女子,向外走着。

还剩下一个士兵,双手颤抖的握住剑,始终没敢冲上前去,看着剑仙经过他的身旁,没看他一眼,也没剑气穿过他的身体,剑仙走过去了才反应过来。

士兵立刻用口哨唤来军中传讯的飞鹰。咬破中指写血书——皇女俘诛,遇剑仙,死战不退,八百将士,无一生还。

看着飞鹰飞走后,立刻拿起剑向剑仙追去,跑到剑仙前面,面对剑仙,剑指前方。

退下!

但求一死!

抱歉,你们挡路了。

说罢,从这个士兵身旁绕了过去,一股逆风袭来,士兵倒下了。

把这个少年背回山门,放进房里安置好,女子也放在了他身旁。转身离去。

我这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了,收的徒弟一个比一个能惹事,就没有一个体谅体谅师傅的,还得去给他擦屁股,真是不省心。


“真逃不掉了,那怎么办?”

“逃不掉也要逃啊,不试试怎么知道?虽然最终事实证明是逃不掉了。这个少年再一次

失约了,说好了要?;ず蒙倥?,可亲眼看到少女消逝在面前而无能为力?!?/p>

“两个人都死了?”

“少女死了,少年还活着?!?/p>

大泉皇城,帝王议政处

来者何人?     (隐秘处侍卫喝到)

剑仙一个闪步,越过侍卫的阻拦,来到大泉皇帝的身前,两者面对面距离不过一尺,对视,互不相让。大泉皇帝即使惊出一身冷汗,也丝毫不让,因为作为大泉帝国的皇帝,又在自己的领地里,身负的帝王威仪,也容不得他退让半步。

    大胆!          左右近侍抽刀劈出。

    刀还未近身,剑仙身形已远离大泉皇帝,两者遥遥相望。

    我那徒儿的小女友已经死了,此事就此了结,如何?

    不行!抗旨不降直系宗室成员本就该死!

    现在呢?          

甩出一枚青色令牌给大泉皇帝令牌正面一个剑字,反面一个宗字,旁边两个小字——无涯。

    可以了。

    剑仙飘然离去。侍卫们立刻单膝跪地。

    请陛下责罚。

    皇帝单手虚压,示意不必多言,转头望向旁边的大臣。另一只手摩挲着令牌。天下门派何其多,能以宗字结尾的就那么几个。

    国师,你看如何?

    陛下若给我四支编号军,臣可以诛杀他。

    朕知晓了,就是可惜了那八百将士,没有战死在沙场,却消寂在了江湖,这不是第一次了,一笔笔血账,朕迟早和这些江湖草莽清算。这龙战军团的将军是姓陈吧?正是编号为三十六,旗号为龙战的龙战将军陈龙野。       

这陈龙野也是个傻蛋,明明打不过还偏偏带着下属去送死,就不会退一下?真是傻蛋,蠢蛋。

陛下息怒。

不过朕手下的兵似乎都是这么傻,聪明的都滚蛋了。唉,可惜了。传朕旨令:

八百龙战营将士请入英灵殿;

抚恤工作按军营规矩办;

龙战于野,至死方休,龙战旗帜保留,另外六字加上去,以待传承;

把那两个江湖人的名字从江湖必杀录里划去;

督促前方战事进度,加快西征步伐;

……

一条条政令如流水般发布下去。


    英灵殿上英灵塔,英灵塔刻英灵名。

    英灵名载英灵魂,英灵魂住英灵碑。

英灵碑前英灵鼎,英灵鼎奉英灵魂。

英灵意志永不灭,文以载道代相传。


“真死了?书上不是说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嘛?!?/p>

“人死如灯灭,燃不起来啦。生命那么珍贵,但为什么那么多人视之不甚惜?小虾米,你知道吗?”

“可能是为了更珍贵的东西?先生,对不对?”

“嗯,有理?!?/p>


幽冥谷

    请祭祀大人救救她。

    你走吧,已死之人,我无能为力。

坚定的眼神中带着一丝哀求,可祭祀还是转身回到谷内,大门关闭。也关灭了心底里的那最后一点希望之光,因为师傅对他说过,世上只有她才有可能救她。

    站在幽冥谷外,任凭风吹雨打,始终不移半步。夜间,右门上了亮起几列小字: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春天的风 能否吹来夏天的雨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秋天的月 能否照亮冬天的雪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夜空的星 能否落向晨曦的海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山间的泉 能否遇上南飞的雁

    强忍心中的苦涩,慢慢以剑气刻字于左门,可能我见了黄河才会死心吧,阿离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断掉的弦 不会扯破自缚的茧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熄灭的火 不能烧光残留的念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梦中的云 亦能化作熟悉的脸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前世的劫 定能换来今生的缘

三日后,山谷门开。

    你怎么还没走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是你刻下的吧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果然是一如他的固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人死不能复生,不过我有一个偏方,你可愿意一试?

再三日,少年离开了幽冥谷,身上多了一个葫芦,葫芦内有一颗元魂珠。

阿离,我们这次是真的生死相依了。     

少年对着葫芦里的珠子轻语。葫芦内幽光闪动,似乎在回应他。

珠在,人在;珠毁,人亡。


   “先生,说了这么多,你还是没给我答案嘛?”

   “呦?就这么在意那个答案啊?!?/p>

   “对啊,我都回答你一个问题了?!?/p>

   “那小虾米很聪明嘛!”

   “那是!”

   “哈哈,别急,故事还没讲完呢,讲完再说你那个问题。后来呢,这个少年就带着

少女的遗物一起行走天涯,因为他答应过她,要一起看看这个大好江湖,做一对逍遥的

江湖侠侣?!?/p>



武都

     可还有人上来挑战?若是没人,这届的少年英杰会魁首就归张寒所有了。

     我来一试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承让!

     这届少年英杰会魁首归……少侠叫什么?

     我与我的剑到此一游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说完翩然离去。个中风流,文字不足以述也。


通文馆

     此次文会以桃花为题,大家纵情发挥。


     桃李春风一杯酒,江湖夜雨十年灯。


     榆柳荫后檐,桃李罗堂前。


     舞低杨柳楼心月,歌尽桃花扇底风。


     非鬼亦非仙,一曲桃花水。


     草色青青柳色黄,桃花历乱李花香


     生命漫长无涯,如桃花片刻凋零


一时之间,佳句四起,诗情画意之下,岂能沉默?我也来留诗一首。

花开农历三月三,桃花山上结桃缘。又是一年三月三,桃花山上成孤鸳。



市井

老伯,这一辈子你去过哪些地方?给说叨说叨呗。

年轻的时候想去很多地方,没去成,现在老啦,去不了了。

那一直在这???

看着儿孙慢慢长大,就像自己小时候一样,可以啦。


府衙  

    多谢少侠帮忙捉拿这些江洋大盗。

    行走江湖,惩恶扬善,本该如此。冒昧问下,不知大人为官为何?

    小的时候,长辈希望小辈们当官来光耀门楣,所以我那时候以家中长辈的期望做目标后来当上官了,发现也就那么回事,也没什么太值得喜悦的;再后来就是久居官位,自然而然就想着应该最一些符合位置的事,所以就治理一方,不敢奢求多好,但求无愧于心。

    希望大人不忘初心,砥砺前行。

共勉。

大泉帝都

……


……


   “所以这个少年去了很多地方,见识了许多不同的人和事。然后听到很多道理,自己悟出很多道理,有的道理简直没有道理,有的道理很有道理却被视作毫无道理?!?/p>

   “先生,我听糊涂了,到底有没有道理?”

   “那就要看你自己了咯。世人觉得无理你觉得有理,世人觉得有理你觉得无理,这个时候,不要急着否定自己的道理,多问问人,多见见事,说不定就懂了?!?/p>

   “哦。那生命的意义到底有什么道理???”

   “有人说啊,生命在于奉献,只有奉献才能找到生命的价值;还有人说啊生命在闪

耀中现出绚烂,在平凡中现出真实?!?/p>

  “先生,能不能说的具体点?我有点听不懂?!?/p>

  “可以啊,因为还有人说啊生命恰似一部小说,其价值在于贡献而不在于短长。也有其他的比喻,人生如一本书,愚蠢者草草翻过,聪明人细细阅读。为何如此?因为他们只能读它一次?!?/p>

   “先生,我是不是有点笨,还是不懂耶?!?/p>

   “小虾米很聪明的,哪里笨了?现在不懂以后就懂了嘛?!?/p>

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“真的!”


夕阳颓照,桃花山下。

“往年今日此山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。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?!?/p>

“先生,这首诗是你写的嘛?”

“嗯?!?/p>

“那先生真的很有才华?!?/p>

“有一点是我写的?!?/p>

“那先生有一点才华?!?/p>

“哈哈,那你觉得这首诗怎么样?”

“我觉得这首诗写的很好耶?!?/p>

“哪里好了?”

“不知道,反正就感觉很好?!?/p>

“那先生我是不是很有才?”

“嗯,是一点呢?!?/p>

“咳咳,这个还是要懂得低调,所谓才不外露嘛,要知道很多有才的人都看起来没才的?!?/p>

“嗯,是的,就像先生这样子的?!?/p>

“我看起来没才么?”

“没有?!?/p>

“真的没有?”

“没有?!?/p>

“真没有?”

“有一点点没有?!?/p>

“真没?”

“其实还是有那么一丢丢的?!毙『⒈咚当哂靡恢皇直然?,拇指离食指零点几公分的样子。

“嗯,有那么一点就行了,往这个行的方向多多努力,就会越来越多 ” 边说着边打开小孩的双指,“呐,就变成这么大了?!?/p>

“先生,我家到了?!?/p>

“嗯,你回去吧,我也该回去喽!”


……


桃花山上桃花庵

“花开十里不多,红颜一人正好。阿离,这句诗怎么样?”  葫芦微闪几下。

“不好?那春风十里,只为等你呢?”   葫芦闪了一下。

……

“阿离,累了吧?那就先休息吧?!彼低臧押鹪谏砗?,抽剑起舞。



曾经沧海难为水,

除却巫山不是云。

取次花丛懒回顾,

半缘修道半缘君。


一曲剑终,拔开葫芦仰头大灌一口:“真是醉了!”

桃花树下,这名先生沉沉睡去,似是怕他着凉了,桃花树飘下朵朵桃花,盖在他的背上……




数字校报

 

最热文章